人物設定未分類

房嫧珞

房嫧珞|GIGO 飾演



出生地/成長地:MR國


人物背景 –

我沒看過自己的父親,甚至對家母印象頗淺,從小是外婆一手把我帶大的。
名字也是外婆取的,說是母親一生命運多舛,但願我能夠有美好的未來;如同貴族一般,編玉而懸於身。她總在早晨的單人沙發編織毛衣,感慨著母親是被選上的人。
經歷背景:外婆說我是因為母親去世才得以過上「還算順遂」的生活,猶如平凡人那樣的生活──能夠上學。幼時的我,喜歡窩在外婆身邊,她打毛衣,我看書。
個人認為,之所以會愛上閱讀,純粹是因為在班上莫名成為一些女生的霸凌對象,認識班上一位喜歡看書的女生,她叫莫曉圓,每節下課為了逃脫他們我會跟她一起到圖書館,直到要打上課鐘才回教室;即使在上課前發現自己椅子被丟到一樓,桌子也在隔壁教室外,她也會幫著我一起搬桌子,她也有出現在我第一本書中,只是代稱作「柳暗花明」,書中也提到她跟我的聯絡,只剩在心中,每年夏天我都會去看她,帶著一桂花枝,那是最能象徵她的花了。
我懂忍耐,也必須忍。每當我回家看見外婆溫柔的笑臉,這世界還有什麼哀怨的? 約莫十歲,漸漸地愛上寫作,第一次動筆的文章說不上是詞藻華美,但參選了青年文學,得魁後評審稱之「真情流露」,比起使用艱澀的詞彙,我更愛沉溺於文辭之中,把內心所想都寫在紙上,毫不修改得交出。從中學時期參與大小文學比賽,雖非次次首獎,但說的上次次得名。高二時,國文老師對我的作文讚許非凡,說自己大學朋友是現任出版社社長,讓我出了第一本書,未成年的我,寫的第一本書書名是《全裸上架》造成一股轟動,原本只出限量版的短篇小說,為響應大眾需求,又加印些許;同時為了避免同學或是以後生活影響,瞞著外婆寫作,有了筆名:川崎早稻田。在同年年底,出了第二本書《御溝上浮動的秋蟬》開始有了一點名氣,正當我以為生活步入上層,擺脫那在腦海模糊的母親所欠下的債款後,外婆卻逐漸失明,我雖停止了出書,卻在網上時不時發短篇文章、新詩,略有名氣。邊寫下自己感觸,一邊尋找能幫外婆醫治的醫生。
我是的,是抱著希望在尋找的。
事實卻是,在我考大學的前一天,外婆希望我到「鯨落城」的大學就讀,她說外公曾在那當過神父,希望、我能到那生活,成績一向不錯的我也直接將目標訂定在鯨火大學。目標並不是夢想,是極其短暫的自我定位,隔天考試中途,我被考官通知出考場,並得知外婆在急診室,目前插管中,問我是否要去見最後一面。
夢想難以動搖,目標是可以改變的,我一樣照著外婆期許,到了鯨落城念大學,也將墓遷到此城,才入學第一天同系的老師發現我便是川崎早稻田,幫我寫了推薦信到近期轉成多元娛樂公司,熱帶魚樂有限公司,我便有了第一份打工,在內擔任專聘作家,雜誌上總有一塊我寫的短文。直至前陣子被調去新創部門,雖同為專聘作家,但有時也會幫忙活動舉辦,擔任宣傳文稿的筆者。
而在近一年前,於學校與打工中出了第三本書《崔巍》內容引用孟子《告子下》,在自己生活痛苦之餘激勵到讀者,被譽為曝曬型作家(意為將自己一切曝於光天化日之下毫不隱藏,且如暖陽般的作家),更籌措了四年學費。
外婆的過世與曉圓時間差不多,我便會去祭拜外婆後,再向公司請假回家鄉看看曉圓。 我知道,生命的無常就在於,它往往奪走你熱烈渴望的東西,然後給你最意想不到的東西。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